嘿,邻家哥哥看过来

第一百三十五章 认亲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偶尔佛 本章:第一百三十五章 认亲1

    待墓地重新填上之后,一家人慎重磕头,时东伏在地上,老泪横流“爹,您交代的事情,儿子完成了,您可以瞑目了!”

    四大爷站在旁边,感叹“大爷临死前眼睛都没有闭上,我以为是因为赵家的关系,没想到这里面还有一层。”

    一个咸菜坛子放在旁边,时好扶着时东。邵华站在时东另一边,目光看向前方不远的一个坟墓,那里是他母亲文静的墓地,此时已经长满了草。

    时东对着陆渲说“今天在我父亲的坟前,在村里人的面前,我把这里面的东西交给你了。”

    咸菜坛子的口被封的密密实实的,时东拿了打火机,对着坛口烧了起来,等到烧的差不多,里面的东西露了出来。

    一个长方形的小木盒,看着就是上好的古物,不过不大,只有文具盒那样的大小,看着也装不了多少东西。

    他递给陆渲“都在这里了。”

    说着,他抱起坛子,砸在地上,里面空无一物。他似乎卸下很重的担子一样,满目盈泪。

    陆渲捧着盒子,上面有一把小锁,已经生了锈。他没有动,想着带回去给外婆。

    村里人是有点失望的,还以为会留下什么大宝贝呢,结果就一个小盒子。

    “刘奶奶,您怎么来了?”

    时好看见人群外面,刘强的奶奶背着一个破布袋,站在那里,看起来身体不是很好,连忙跑过去扶着她。

    刘奶奶还是那样,面无表情苦大仇深的样子,她背着布袋子,缓缓往前走,时好连忙扶着她。

    刘奶奶一直走到陆渲面前,仔细打量了一下,点点头“应该是了。”

    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破旧的秀帕,上面绣着两只石榴花,依稀可见当年的绣工。

    缓缓打开,一层又一层,直至最后,一把小巧的金钥匙呈现在面前,阳光下金灿灿的。

    “这是孙老爷子托我保管的,给你。”

    啊?众人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你奶奶,她还好吗?”刘奶奶看着陆渲,似乎透过他看着别人。

    陆渲点头“她很好。”

    刘奶奶点点头,又把布袋放下来,递给陆渲。陆渲有点呆愣,刘奶奶又往前送了送“这都是孙家的东西,物归原主了。”

    说完,她也不理会别人,转身就走。

    “您是姨婆?”

    一句话,让刘奶奶停下脚步。

    陆渲大步走过去“我听外婆说过,她有个好姐妹叫石榴,这次回来她还吩咐我去找您,可是到这里这么久我都没有找到线索。”

    刘奶奶面无表情的脸有点抖动起来“她还记得我?”

    “是!”

    “我做了错事,她居然还记得我。”刘奶奶突然哭起来。

    时好担忧的扶着她“刘奶奶,您别激动,注意身体。”

    刘奶奶摆手,老泪横流“当年是我做错了,桂花,对不起。”

    “刘家奶奶。”时东在时明的搀扶下走过来,指了指钥匙和地上的东西“这些都是怎么回事?”

    刘奶奶擦了擦泪水“当年孙老爷被关进牛棚的时候,我偷偷看过他一次,这钥匙就是他给我的,说是留给孙家后人。”

    她又指了指那个破袋子“这是赵家趁乱从孙家偷出来的东西,他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其实孙老爷一心数。只不过想着他一旦走了,这些东西照样被别人拿走,和赵家主仆一场,就当是还了情分,也就没有追究。”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潘家娶得媳妇居然知道了一些事情,或许就是她告诉了潘家。潘家把自己远方亲戚田妮嫁给我儿子刘柱,怂恿他去挖赵家的祖坟。”说到这里,她眼中又有了泪水“柱子在她的怂恿下,也这么干了,可是他挖回来之后并没有拿给田妮,而是告诉了我。”

    她擦了眼泪“我气急了,赵家再缺德,可是挖人祖坟不是更缺德?这是要造报应的!我让他赶紧还回去。那时候已经很晚了,他说第二天晚上再还回去,又说一件不拿给田妮看,她会不高兴,为了哄媳妇,他拿了几件宝贝。哪知道,哪知道……”

    她大哭起来“哪知道第二天,我的柱子就没有了!被挂在电线上,电死了。”

    “所有人都说是我儿子偷电,被电死的,可是我知道,他是被那个田妮害死的,是被那个潘家人害死的!他们这是杀人灭口啊。”

    哇!

    这个事情真是太震撼了,怪不得有一年,赵家赵连发来时家闹,说是时家挖了他们的祖传东西。

    赵家坟墓里确实埋了东西,只是不是时家挖的,而是刘柱,而刘柱又是被田妮唆使的,田妮又是潘家嫁过来的亲戚。这么一想,那潘家据说当年穷得揭不开过来,怎么突然之间走了运,当上县长的秘书,然后一路升了上去。

    这么一想,所有一切都有了解释啊,只要有财宝,就可以铺就凌云路。

    再一想,这潘家去了赵家的姑娘,怕是还想着从赵家再弄点宝贝吧?要知道,赵家光是赵连发就生了八个姑娘,凭什么养大的?众人纷纷觉得真相了!

    “刘老太婆,你说的都是真的?”

    赵连发带着赵来娣和潘伟,站在人群外面。

    刘强奶奶站直了腰“我若说一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赵连发眯着眼睛看着那个破布袋“这么说,这里面的东西都是我赵家的?”

    “赵家除了脸皮厚好像也没什么了。”时好讽刺。

    杜恩“时好,这几个都是谁?”

    时好看了默不作声的陆渲“那个年轻的就是潘伟。”也就是陆渲的弟弟。

    陆渲因为在庙里长大,入学比同龄人都晚了三年,自然比潘伟晚了两年毕业。陆渲恍若未闻,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什么叫脸皮厚,这是从我爷爷坟里挖出来的东西,就该是我赵家的!”赵宝娣掐着腰,气势汹汹的说,

    “你别忘了,那可是赵家从孙家偷出去的!”时好着重了一个‘偷’字。赵宝娣气结。

    “那个孙老爷不是不追究了,既然不追究,这就是赵家的东西!”

    “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时家村的人纷纷说道。

    赵连发站在那里,脸色阴冷,他看向潘伟,脸上意味不明,显然刚刚刘奶奶的话让他听了去,自然非常不舒服,一切都是潘家搞得鬼!

    “爸。”赵来娣连忙上前,安抚他,“一切等会再说,先把东西要过来。”

    赵连发不语,赵来娣端着市长夫人的架子,下巴抬得高高的“刚刚刘奶奶说,潘家娶得一个媳妇知道这里面的事情,那是因为,她就是孙家流落在外的小姐!这个就是孙家小姐的孩子,算来也是孙家的后人。”

    说着她指了指潘伟“既然我们家小伟也是孙家的后人,这挖出来的东西自然有他一份。”

    “真是笑话,你说他是孙家后人就是孙家后人?有什么证据?”

    杜恩自然看不上赵家,这两天在村里转悠,对也时赵两家的恩怨,他们都听了不少。

    不管这咸菜坛子里装的是什么,时家能够坚持道今天没动,本性如何一清二楚。更何况跟时好相处这么多年,爱屋及乌,自然更加偏向时家。

    “什么证据!”赵来娣瞪大眼睛“孙莲当年孤身一人来到苏市,什么都没有。”

    “呵。”杜恩讽刺笑了笑“没有证据谁知道你说的真假,那我还说我也是孙家后人呢!”

    “呵呵。”高谊清也跟着笑起来“我也是孙家后人。”

    唐仁摸摸下巴“我感觉我也是。”

    时好差点笑出了。

    “你们!”赵来娣气急了。

    “你?”时好冷笑“你算什么东西?

    “小丫头,不要牙尖嘴利,小心嫁不出去!”

    “邵华,她说我嫁不出去。”时好对着邵华眨巴眼睛。

    “不用你嫁。”他看着她“我嫁你。”

    “……”时好呆住,众人呆住。

    “哈哈哈!好!”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时东,眉开眼笑,他对着父亲的墓地笑起来“爹,您听到了吗?咱们时家以后又多了一个儿子!”

    陆渲放在口袋里的手握紧了,杜恩担忧看着他。

    潘伟站在旁边,一直看着时家那边的一个男子,从面相上看,那个人更像母亲。

    “你也是妈妈的孩子。”他说。

    “我不知道你妈妈是谁。”陆渲看着他“我只是来替外婆取点东西。”

    他不想承认自己是那个女人的孩子,但是这节骨眼还是不要给时家添麻烦的好。

    “外婆还活着?”

    “她老人家健康的很,而且会长命百岁。”

    陆渲脸色一冷,潘伟有点讪讪,知道自己说错话。

    “我妈叫孙莲,确实是孙家的人。”潘伟说,他的视线看向那个咸菜坛子,这里面承载了他的全部希望,纵然有点难以启齿,他还是要说出来。

    “这里面也有我一份。”

    “嗤!”时好冷笑。“鸠占鹊巢你们潘家做的还少吗?”

    赵来娣看着时好“时好,别得寸进尺!”

    潘家的事情,时家村的人还不知道,她纵然已经不是市长夫人,可是只要不揭开那块遮羞布,她依然比别人高一等,不,高很多等!

    “得寸进尺的一直是你们潘赵两家!”时好看向潘伟“你知道他是谁?”时好指了指自己的大哥时明。

    潘伟眼神一暗,脸上露出尴尬和难堪,可是,他不能走,走了就没有任何希望了。

    “你假冒我大哥的名字,去清大上学,这件事情你到现在还不觉得可耻?”

    轰!

    时家村的人一下子炸窝了,冒名顶替?时明当年不是因为时天的事情被退了吗?

    “各位大爷大妈,当年大哥以全省第一的成绩被清大录取。不巧我时家出了事,可是清大并没有退了我大哥的学。而是被这个人冒名顶替了!”

    “这是真的?”林有成问时好,时好含泪“真的!”

    “你们知道吗?为了这个事情,咱们的潘市长已经被停职,这位潘秘书长也被辞退,如今居然还敢来我们时家闹事,是不是欺人太甚!”

    “是欺人太甚!”林有成抄起铁锹,就对着赵家那边擂去!

    要知道,时明当年背负了多少人的希望啊,整个时家村,整个县,甚至整个苏市,都盼着能出一个清大学生,结果就被这么毁了!

    周围村人也纷纷拿起手边的东西,向他们扔去“坏蛋,你们不是已经搬走了?还回来干什么!”

    这几年,时明带领全村人发家致富,谁家有了困难只要找到他,定然会尽心尽力帮助,村里人谁不夸一个好字?所以,这潘家的事情一说出来,不就是捅了马蜂窝?

    “哎,哎,别打!”

    赵连发抱着脑袋,赵领娣身上被扔了好多泥印,潘伟更是被着重照顾的对象,只能狼狈逃走。

    陆渲看着这一幕,眼中心中没有一丝波澜,这个人如同那个女人一样,自私自利,还无耻的没有下限!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偶尔佛的小说嘿,邻家哥哥看过来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嘿,邻家哥哥看过来最新章节嘿,邻家哥哥看过来全文阅读嘿,邻家哥哥看过来5200嘿,邻家哥哥看过来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偶尔佛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