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

第一百三十节 卖命者的价值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黑天魔神 本章:第一百三十节 卖命者的价值

    曲齿带着吃饱喝足的豕族人走了出去。

    天峰看着带领一群女人收拾房间的阿依,对天浩笑道“豕族人真的很能吃,这种胃口啧啧啧啧,也难怪他们养不活自己,崮山寨的日子不好过啊”

    天浩没有隐瞒自己的观点“能打、有力气、只要有口吃的无论做什么都行,他们是我需要的那种人。”

    他压低音量,凑近天峰的耳朵,手指轻轻点了点额头侧面“最重要的是,大部分豕族人都不太聪明。”

    天峰会意地看了他一眼,赞同地轻轻点头“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片刻,天峰脸上露出思索的神情“但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让他们去挖泥炭我们根本用不了那么多。”

    天浩意味深长地笑了“其实泥炭很值钱。”

    天峰怔住了,他根本不相信这句话“这怎么可能”

    “无论任何物体,只要在这个世界上得到认同,产生需求利益关系,就会拥有价值。”

    天浩没有详细解释“耐心点儿,你会看到的。”

    泥炭矿场距离磐石寨不远,以北方蛮族的正常步行速度,单程耗时约为三十分钟。

    看着眼前这条路,曲齿抬脚踩上去,用力跺了几下,不由得发出惊叹“这路是你们特意修的真够平的,硬度也没得说。还有怎么你们还特意扫了雪,瞧这路干净的,啧啧啧啧”

    平整的泥灰水泥路从磐石寨北面出口一直延伸向远方。路面上留有清晰的清扫痕迹,积雪在道路两边高高堆起。负责带领他们前往挖掘场的旭坤笑了起来,扬手指着远方连绵起伏的山脉,话语当中充满了自豪“这是阿浩带着我们修的。以前从山里把泥炭运回来得肩挑人抬,现在就轻松多了,直接装上车子推着走。”

    胳膊粗壮的裂齿抬脚走了几步,忽然“咦”了一声,弯下腰,低头仔细看了看脚下,仿佛发现新大陆般尖声高叫起来“阿叔,曲齿叔,你看这路上全是一道道的沟。”

    严格来说,不能算是沟,而是一条条沿着路面密集整齐排列的横槽。

    看着这群低头盯着地面猛瞧,一个个脸上露出惊奇表情的豕族人,旭坤觉得自己无论知识还是经验都要超出他们太多,笑意和解释也带上了一丝神气与倨傲“有了这些沟漕才能防滑,走在路上不容易摔跤。雨天的时候能排水,这路也能多走几年。”

    这是从天浩那里得到的知识。不光是旭坤,磐石寨里每个人都知道。

    曲齿对此觉得无法理解,他一直在摇头“这也太浪费了。有时间做这个,不如去山上多找点儿吃的回来。”

    不同的逻辑,对同一件事的理解截然相反。但曲齿必须承认这条路的确很好走,脚下不滑,速度也要比直接在积雪里深一脚浅一脚快多了。

    挖掘场是一个很大的山坳。西北方是高度超过上百米的悬崖,矿床沿着崖底边缘向南面延伸。矿脉原本是露天形态,磐石寨的牛族人前前后后在这里挖掘了好几百年,如今的地表部分早已采掘一空,六个如怪兽巨口般的黑洞出现在山崖底部,周围散落着一些黑乎乎的泥炭碎渣。

    曲齿掂了掂拿在手里的铁镐,他对这种表面偶尔浮泛出幽蓝色暗光的金属制具很满意,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人多高的藤编背篓,踩着地上散碎的冰花,大步走进黑暗的山洞。

    以他为首,所有豕族人纷纷拿起各自的工具,顺序排列着,很快消失在如同怪兽之口的山崖底部。

    阴霾的天空洋洋洒洒飘落着雪花,没有起风,这些在低温环境下形成的白色物质落在脸上感觉冰凉,不是很冷,冬神很难得有这么温柔的时候,就像手指轻轻拂过面颊,如情人刚饮过冰啤的嘴唇,却蕴示着即将到来的酣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暴虐与疯狂中挥洒严寒,粗暴、狂野、毫无逻辑。

    天浩从磐石寨方向缓缓走来,身后照例簇拥着一群护卫。倒不是因为怕死被人或野兽袭击,而是到了现在的地位,有些排场就算不愿意也必须摆出来。

    体质强化是专属于他的秘密。即便是强悍如曲齿这种卖命卖力气的豕族人,也不是他的对手。

    “都下去了”望着远处那一个个黑色山洞,天浩口鼻中释放出淡淡的白色雾气,目光中带着微笑,锐利如刀。

    “都下去了。”旭坤点了下头,朝前走了两步来到天浩近前,他有些迟疑,在沉默中不断改变嘴唇形状,犹豫了很久,才压低声音问“头领,干嘛要大老远的从崮山寨请这些豕族人过来其实咱们寨子里不缺燃料,夏天和秋天挖出来的泥炭足够用到明年春天。”

    “你说得对,我们的确是够用了。”天浩很平静,着让旭坤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畏惧,更有一种无法看透的神秘感。

    “想要度过寒冷的冬天,需要粮食,更需要木柴和泥炭。”看着远处的天浩神情专注,带有磁力的男性嗓音有些深沉“到处都是树,只要花费力气就能砍回来劈碎了做柴火。没有烧成炭的木柴会冒烟,人呆在屋子里会很不舒服,甚至还会活活憋死。泥炭就不一样了,这玩意儿很耐烧,更重要的是,就目前来看,只有咱们牛族的领地才有。”

    旭坤觉得自己抓住了问题的核心,小心翼翼,下意识用上了敬语“您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把他们挖出来的泥炭卖掉”

    天浩一直没有把视线落在旭坤脸上,他的微笑中带着轻蔑,有不为人知的傲慢,更多的还是看透人世的感慨“这个泥炭挖掘场已经存在了很多年,矿井里的情况很复杂,只有在洞里最深处的地方才能挖出质地最纯的泥炭。总得有人下去探探情况,老人和孩子干不了这些粗笨的力气活儿,所以还是交给专业人士比较好。”

    旭坤觉得大脑运转速度正在加快,他可以理解天浩的部分思维,却不明白他话里的一些特殊字句“头领,您的意思是那些豕族人,他们很专业”

    “他们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天浩耸了耸肩膀“总不能让我们的人来做吧都说了矿井下面很危险,就算现在没什么动静,早晚也会出事。我们磐石寨里的男人很精贵,都是有技术的铁匠,而豕族人做矿工总要比在战场上厮杀强得多,也更加安全。”

    把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说成是天大的福利,这是来自文明时代统治者的智慧。

    “何况他们的要价不高,很便宜。一碗鱼汤,一块杂面饼子,就能让一个人替你卖命,这种事情多划算”

    他在幽幽地叹息,听起来像是在笑,又明显带着一点点遗憾。

    第一个装满泥炭的箩筐从洞里送出来,仅仅只是开始。

    运输方式很原始几条带钩的藤编麻绳从洞口扔下去,栓牢满载的箩筐,上面的人一起用力拉上来,整个过程就像用吊桶在井里打水。

    豕族人的确有着惊人的体能和耐力。不到一个下午的时间,他们挖掘出数量庞大的泥炭。旭坤安排了二十个人在地表负责拉筐子接应,他们很快累得气喘吁吁,手脚酸软,不得不临时派人回寨子里求援,这才把所有挖出来的泥炭拉出地表。

    踩着用钢架和藤绳制成的软梯,身形巨大的曲齿一步步攀了上来。落日余晖照亮了他的身体正面,黑乎乎,光秃秃,破烂的皮袍卷成一团,与铁镐一起用绳子捆住斜背在身后。他看起来很热,满头大汗,从面颊到肩膀,双臂和肚皮,黑乎乎的泥炭渣子涂抹全身,被毛孔里渗出的汗水自上而下冲刷着,出现了一条条细小如蚯蚓的淡色痕迹。

    不仅是他,所有从矿洞里爬出来的豕族人都是这样,身无寸缕,黑乎乎的面孔无法分辨男女,只能从身体特征勉强看出性别。

    “怎么不穿衣服”天浩笑着问。眼前浑身的曲齿忽然让他生出一丝忌惮他们才是真正的野蛮人,相比之下,磐石寨的牛族人要更加文明。

    野蛮,疯狂,这两个词其实区别不大,很多时候甚至可以通用。

    “干起活来就热,穿不住。”曲齿满不在乎地回答,反手摘下背在身后的皮袍,像抹布一样擦了擦身上的污垢,然后将皮袍抖开,摇头晃脑地穿上。

    天浩笑了。这笑容在旁人看来充满了热情,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那是多么的虚假。

    “走吧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他亲热地搂住曲齿的肩膀,仿佛多年未见的老友。

    巨大的铁桶里装满了沸水,热气腾腾,将临时用于安置豕族人的这片建筑笼罩在缭绕上升的雾气深处。

    天浩带着曲齿走进一间浴室,随手指了一下位于屋子正中装满热水的巨型木桶“去洗个澡吧”

    洗澡

    五大三粗的曲齿眨巴着眼睛,对这句话觉得难以理解。

    “为什么要洗澡”他摇着头补充了一句“现在是冬天,太冷了,我们都是在夏天才洗澡,那样做很凉快。”

    天浩思考了几秒钟“在洞里挖泥炭很累,洗个热水澡有助于缓解疲劳,你会感觉很舒服。”

    曲齿紧紧皱着眉头,硕大的脑袋摇晃着,态度很坚决“不,我不洗。这是我们豕族人的”

    “不洗也行”天浩毫不客气打断了他的话,语气瞬间变得森冷“不洗就有报酬,反正你们今天已经吃过饭了,现在就带着你人滚出磐石寨”

    曲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威胁比钢刀直接架在脖子上更有说服力。

    他转过身,带着如同走向万丈悬崖的坚毅和决心迈出脚步。

    看着曲齿黑不溜秋的圆润屁股,天浩忽然觉得这家伙与不听话的孩子没什么两样。只要抓住重点,其实不难控制。

    用积雪烧开的水没有想象中那么干净。颜色有些暗,看上去显得很脏。但与刚从矿洞里出来的豕族人相比,完全可以用“纯洁”这个词来形容。

    曲齿从未想过泡在热水里的感觉是如此奇妙,舒服得他忍不住发出呻吟,放松的身体无论如何也难以变得紧张,他甚至很想就这样泡在浴桶里睡一觉。

    为什么我以前从未发现洗澡这种简单的行为是如此享受

    用力搓着身上污垢的曲齿忽然对以往人生经历产生了怀疑。

    也许,一些在我看来本该是正确的事情,极有可能是错的。

    房门从外面推开,天浩信步走进来,他抱着一套干净的衣服,轻轻摆在浴桶旁边的椅子上。

    “等会儿洗好了就穿这个。”他平平淡淡的话语在曲齿听来简直就是天崩地裂般的超级灾难“你之前的那件袍子我让人烧了。”

    “啊”愣住的曲齿嘴巴张得老大,完全忘记了该说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

    “你的袍子太脏了。”天浩站在桶边,低头注视着他“我会给你一件新的。”

    高吊的心脏终于缓缓落回了实处。曲齿感觉就像在死亡悬崖边上走了一遍,他感觉自己越来越看不穿这位年轻的牛族头领,惴惴不安地问“那那其他人”

    “他们都有,所有人都有。”天浩颇不耐烦地挥了下手“洗好了就赶紧起来,等着你吃饭呢”

    晚餐同样很丰盛。

    当然,这是按照豕族人对“丰盛”两个字的理解标准。

    还是中午那种大块鱼肉炖出来的浓汤,面饼换成了馒头,另外多了一个腌白菜。

    天浩很喜欢辣白菜,可惜牛族的辣椒种植量不大,这种几十年前好不容易从狮族领地引种的植物在大陆北方生长困难,更主要的原因是它毕竟不是粮食,相比之下,人们宁愿花时间精心侍候小麦,也不愿意把精力浪费在几株用于调味的辣椒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黑天魔神的小说宿主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宿主最新章节宿主全文阅读宿主5200宿主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黑天魔神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