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

第171章 功败垂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吕颜 本章:第171章 功败垂成

    方棠是睡到一点多起来的,早饭和中饭一起解决的。

    “你说胡朝山在外面等了两个多小时了?”听完邋遢大叔的话,方棠错愕的看着正在看文件的蒋韶搴,三两口将嘴巴里的水果咽了下去,“我们这样是不是太摆谱了?”

    将文件合上放在茶几上,蒋韶搴将果盘端了过来,示意方棠再多吃一点,“无妨,再等一会也是一样。”

    看着面色沉静的蒋韶搴,方棠摆摆手,“我吃的差不多了,先把古骅的事解决了再说。”

    “喝点水。”蒋韶搴依旧不急不缓,入秋后空气干燥,方棠最近有点上火,蒋韶搴不等方棠拒绝就倒了一杯水过来。

    而此刻,巷子外,雨声连绵不绝,汽车里,胡朝山神色平静的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完全没有等了两个多小时的暴躁和不满。

    倒是副驾驶位的手下等的不耐烦了,忍不住的抱怨了一句,“方小姐是不是太过分了?”

    不管方小姐在古董文物修复上多么有天赋,可是他们头在长源也是个人物,那些世家家主见到了也会客气的打一声招呼,可如今却被晾在外面两个多小时,连门都不准进。

    睁开眼,胡朝山看着抱打不平的手下,不由笑了起来,“这里面的水深着呢,搅和进去了就别指望全身而退,我这样被冷遇才更好,你啊还是太年轻了,沉不住气。”

    牵扯到弋州古家,连山田家族也掺和进来了,周勇和欧阳婧又是人证,胡朝山侧目看向车窗外的雨幕,这些大人物之间的角逐,能避就避。

    没看早上的会议被推迟到这个点了,那些人也就打电话询问了自己几次,也没有谁带人来西街口将方小姐抓走。

    又等了十来分钟,院子门打开了,胡朝山连忙下了车,透过院门就看到两道身影远远的走了过来。

    蒋韶搴左手撑着大黑伞,右手揽着方棠的肩膀,伞完全倾向了方棠这一边,细密的雨幕的很快将蒋韶搴的左肩膀淋湿了一些。

    邋遢大叔摇摇头,原本以为boss谈恋爱结婚了,那也是钢铁直男,生活贫乏的没有一点趣味。

    boss以前不是出任务就是在州卫训练,即使结婚了,偶尔回一次家,然后例行公事的交公粮。婚后的生活绝对是相敬如宾,boss会给妻子蒋夫人的尊重,但也仅限于此。

    谁能想到boss竟然也有这样闷骚的一面,明明一人撑一把伞就行了,可是boss却宁可淋湿了也要和小棠同撑一把伞,啧啧,果真恋爱使人疯狂。

    即使隔得远,胡朝山也能感觉到蒋韶搴周身那股强大而可怕的气场,仅仅是一眼,却像是看到自己的灵魂深处,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个敬畏,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内劲武者吗?

    胡朝山知道一些内劲武者的传闻,可知道归知道,武者的世界毕竟离他很遥远。

    但此刻,敏锐的察觉到蒋韶搴的强大,胡朝山看着走在一起的两道身影,莫名的给人一种无比和谐的感觉,而不是外界传言那样是这位蒋队长扒着方小姐不撒手。

    胡朝山敛了敛心神,上前两步打了一声招呼,“方小姐,蒋队长。”

    “让你久等了。”方棠抱歉的开口,昨晚上从韦宅回来天都快亮了,补了一觉就睡到一点多了。

    “方小姐客气了。”胡朝山余光瞄了一眼神色冷漠的蒋韶搴。

    近距离之下,再次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可怕,胡朝山赶忙收回目光,方小姐虽然也是面容清冷,但明显没有那股锐利的杀气。

    “方小姐,这一次古家来者不善,还请方小姐多小心,如果可以的话,封指挥过来会好一点。”胡朝山示好的提醒了一句,封指挥是方小姐的靠山,如果他在,想必古家也会收敛一点。

    “谢谢,我们可以应付。”方棠再次道谢,不过并没有多担心,蒋韶搴都已经安排好了。

    想到这里,方棠不由侧目看向身侧的蒋韶搴,清冷的眉眼里满是依赖和信任,不管发生了什么,有蒋韶搴在自己都不用担心。

    蒋韶搴揽着方棠肩膀的大手微微用力收紧了几分,“上车。”

    政务大楼,会议室。

    即使等了一个早上了,山田杏子的表情依旧柔和,轻笑着给方宇涛倒了一杯茶,素白的手捧着蓝色陶瓷的茶杯显得相得映彰,“方少,请喝茶,我不像方小姐那么忙,多等一下没有关系的。”

    “多谢杏子小姐的体谅。”方宇涛虽然之前一直在追求安欣颖,可比起那些姿态高傲的世家名媛,山田杏子这样温柔如水的漂亮女人更符合方宇涛的口味。

    “哼,方棠这架子比方总议长还大,让我们所有人都等着她,难怪敢这样无法无天!”说话的老者一脸的凶狠之相,三角眼里怒意蒸腾,正是古骅的爷爷,被古家派过来处理这事的。

    毕竟古骅两条腿都断了,人虽然清醒了,可双腿打着石膏躺在病床上,只能让古骅的秘书陪着古三太爷过来了。

    “修复组工作多,方棠昨晚上加班到了天亮,这会没时间过来也正常。”洪亮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让会议室里的众人都是一愣,谁都没想到周勇竟然会给方棠说话。

    被众人诧异的目光盯着,周勇黝黑刚毅的脸上一片坦然,昨晚上从韦宅回来都凌晨五点多了,周勇自己是武者,以前出任务的时候别说熬夜了,就算三天三夜不睡也没事。

    可周勇想到方棠那过于清瘦的身体和略显得苍白的脸颊,虽然知道方棠的身手可能比自己还强,但方棠终究是个女孩子,早上补个眠太正常不过了。

    欧阳婧的表情依旧沉静而典雅,可是放在大腿上的双手却猛地攥紧,周勇这样老实的男人虽然容易掌控,可正因为太老实,不知道审时度势,不知道变通,有时候能将人活活气死。

    瞿老卢大师和方濂平宋骏还有徐家父子之所以也在这里,则是因为这一次的事还牵扯到了西街口休闲区的投资,所以几人也被方丰益请过来了。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祝秘书侧过身,等方丰益进门之后,这才低声对走过来的方宇涛开口“二小姐已经到楼下了,我去迎迎。”

    “总算来了。”方宇涛点了点头。

    看着祝秘书殷勤的下楼去迎接,方宇涛终究没有因为不喜方棠而说出阻止的话,毕竟在外人眼里,方棠依旧是方家人。

    几分钟之后,方棠和蒋韶搴过来了,一进门就对上了古三太爷那凶狠仇视的眼神,可惜直接被方棠给无视了,“爷爷,卢大师。”

    “嗯,坐吧,就等你们俩了。”瞿老笑着示意方棠和蒋韶搴坐下来。

    “方棠,当初在弋州,你打断了小骅的腿也就罢了,这一次小骅请你吃饭,你竟然又丧心病狂的对小骅动手,你当我们弋州古家没人了吗?”怒喝声响起,古三太爷砰一声将茶杯重重的砸在办公桌上,恨不能立刻将方棠的双腿打断给古骅赔罪。

    不等方棠开口,山田杏子轻柔的声音也严肃的响起,“方小姐,凉介爷爷是我们山田家族的人,可如今,他们丹田被废了,方小姐,你和蒋队长下手太狠了,方小姐必须给我们山田家族一个交代,否则这事必定会发展成国际纠纷。”

    “哼,仗着有几分身手就敢杀人放火,还不是因为有靠山!”古三太爷冷哼一声,指责的目光迁怒的看向端坐在主位的方丰益身上,不是有方家撑腰,方棠敢下狠手吗?

    至于方棠和方家井水不犯河水的不和传闻,古三太爷半个字都不相信。

    估计是方棠太会惹事,方家为了名声,所以才放出这样的传闻,这样一来,不管方棠闹出了什么幺蛾子,方家都能撇的一干二净。

    “方总议长,这件事方小姐必须给我们山田家族一个满意的交待,如果方总议长无法处理的话,那只能上升到国际纠纷的高度了。”山田杏子态度柔和了许多,话里话外的意思依旧愿意和解。

    面对咄咄逼人的古三太爷,再看着插软刀子的山田杏子,方棠面无表情的开口“证据呢?没有证据我不接受任何指控,我也可以随便找一具尸体,然后指控古家杀人。”

    被激怒的古三太爷一拍桌子猛地站起身来,他没想到方棠竟然还敢这么嚣张,气狠了,古三太爷暴怒的吼了起来,“我孙子还躺在医院里,这就是铁打的证据!”

    咆哮之后,古三太爷突然抓起手边的茶杯向着方棠砸了过去。

    蒋韶搴凤眸一沉,看着砸过来的茶杯,抬手一挥,空茶杯撞击到蒋韶搴的手背上,像是受到了反作用力,又原路反弹了回去。

    哐当一声!茶杯碎裂,叫嚣的古三太爷只感觉额头剧烈一痛,鲜血已经顺着被砸破的伤口流淌下来,瞬间,古三太爷这张暴怒的老脸血糊糊的,乍一看很是瘆人。

    “你竟然敢对三老太爷动手!”一旁的秘书震惊的开口,指控的看向蒋韶搴。

    “正当防卫而已。”蒋韶搴冷声开口,太过于平静的姿态,反而给人一种挑衅张狂的感觉。

    刚站起身的周勇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蒋韶搴,在古三太爷对着方棠砸茶杯的瞬间,周勇也在第一时间站起身来,只不过蒋韶搴的速度更快,再者他坐在方棠身边,有他护着,方棠自然不会不会受伤。

    周勇震惊的是蒋韶搴对元气的精准掌控,反弹回去的茶杯在碰到古三太爷额头的一瞬间碎裂了,被锋利的瓷片划过额头,所以才能造成这样半指长的伤口。

    早一分,茶杯没有飞到古三太爷面前就破碎了,造不成任何伤害;迟一分,茶杯砸到古三太爷都没有碎,这样分毫不差的精准掌控,绝对不是普通武者能做到的。

    蒋韶搴冰冷的凤眸看了一眼站起身的周勇,随后漠然的收回了视线,周勇虽然蠢了一点,但人还算正直,或许好好培养,日后可以代替欧阳家掌控州卫的势力。

    欧阳婧几乎维系不住脸上的平静表情,姓蒋的出手护着方棠那是情理之中,可周勇他呢?

    一想到古三太爷砸茶杯时,周勇竟然第一时间就站起身来,想要保护方棠,欧阳婧几乎咬碎一口银牙!

    即使对周勇没有一点感情,以利用居多,可看着周勇当着自己的面维护方棠,欧阳婧看向方棠的目光隐晦的暗沉下来。

    她还真没看出方棠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连周勇这样一根筋的老实男人都能勾引住!

    想到此,欧阳婧看了一眼蒋韶搴,不管是从相貌还是从气势来看,这个男人比周勇优秀多了,从进门开始他的目光就一直落在方棠身上,专注而认真,这让欧阳婧都有些嫉妒方棠了。

    但一想到蒋韶搴的身份,欧阳婧又有些的惋惜,周勇再不好,那也是长源周家的继承人,掌控了周勇就可以进一步掌控长源,姓蒋的再有武道天赋,也只能依靠方棠。

    “我不用去医院,先谈小骅的事!”古三太爷一把挥开秘书的手,阴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蒋韶搴,

    刚刚是自己先动手砸茶杯的,不占理,古三太爷爷不打算揪着这事不放,但等姓蒋的落到自己手里头,他一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还是那句话,指控我们伤人,把证据拿出来。”方棠平静的开口。

    如果只是普通的打架斗殴,那双方都有责任,即使方棠和蒋韶搴下手狠了一点,可没有出人命,至多是多赔偿一些钱而已。

    古家和山田家族想要借着这事钉死方棠和蒋韶搴,必须拿出有利的证据,把事件的性质变成恶意伤害致人重伤,再狠一点往谋杀未遂上说,那就不能善了。

    “古老先生,有些人不见棺材不落泪,古老先生还是拿出证据吧。”宋骏阴恻恻的开口,目光诡谲的闪烁着。

    周勇早上已经告诉了宋濂平韦宅密室里发现了宝物的事,宋骏知道之后,第一时间就动了贪恋。

    虽然宋骏没有去密室,但看了登记册子,三百多件价值不菲的古董文物,随便拿出一件至少都是几十万上百万,那十件?一百件?

    但宋骏再贪婪也没有失去理智,这事方棠知道,她又是个鉴定高手,如果宋骏用赝品置换了这些古董文物,周勇这个外行人不会发现,但方棠一定知道。

    如果能借着这件事将方棠赶出修复组,那再暗中操作就容易多了,宋骏不由恼火的看了一眼周勇,真是蠢到家了,明明和方棠有杀父之仇,寻找密室这样的事,周勇竟然和方棠一起行动。

    如果周勇通知了自己,那在登记造册的时候还可以动点手脚,日后用赝品或者不值钱的东西置换密室里的宝贝就容易多了。

    祝秘书已经拿了医药箱过来了,好在只是被碎瓷片给划破了,看着血糊糊的吓人,其实伤口也不深,止血之后用创口贴暂时封住了伤口。

    而古骅的秘书已经将笔记本连接到了会议室的电脑上,古骅故意用方芯蕊来折辱方棠,就是为了激怒方棠动手,这样抓住了方棠的把柄,就能威逼她放弃对西街口的投资。

    “当日用餐的包厢刚好有监控探头。”秘书解释了一句,虽然这话没有人会相信,哪家高档餐厅敢私设监控探头?一点都没有了,哪有客人敢来消费。

    大屏幕亮了起来,出现在屏幕上的正是空荡荡的包厢,估计是方棠他们还没有进来,片刻后,餐厅的服务员先进来了,将茶水放到了桌子上,又将餐具一一摆放好。

    就在此时,大屏幕忽然闪烁了几下,画面突然暗了下来,可一声甜腻的声音娇媚的响了起来,方棠还没有来得及看,蒋韶搴长臂一伸将人揽到了自己怀里,双手顺势捂住了方棠的耳朵。

    “这……”秘书呆愣愣的看着正在上演动作片的大屏幕,高清无码的,而男主角正是躺在医院里的古骅。

    咳咳!瞿老岔气的呛咳嗽起来,旁边的卢大师赶忙给瞿老拍着胸口顺气,责备的看了一眼方棠和蒋韶搴,这两人也太胡闹了,这种视频也敢放出来。

    古三太爷一手指着秘书,气狠了,哆嗦了半天愣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而秘书终于反应过来了,手忙角落的将电脑插头给扯下来了。

    终于,会议室里诡异般的安静下来,在场这些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谁能想到古家这么不靠谱,连重要的视频被人偷换了都不知道!

    在震惊之后,众人不由忌惮的看向蒋韶搴和方棠,难怪他们敢这么硬气,原来早就做好了准备。

    秘书脸色青白的难看,明明半个小时之前,自己还检查了一下笔记本,视频拍摄的是方棠和蒋韶搴动手打人的画面,可短短这个小时竟然被人换成了古总和女人欢好的视频。

    秘书硬着头皮开口,“杏子小姐,这个视频你那里也有备份。”

    方棠目光刷一下看向身体紧绷的山田杏子,清冷的目光里闪烁着好奇之色,山田杏子敢将备份的视频拿出来吗?

    古骅的动作片刚刚才放了,山田杏子之前和林天宝也突破了那道防线,之后两人也没有少ooxx,男人的动作片被人看了也就看了,最多说一句风流而已。

    可山田杏子这种温柔纯洁的人设,她又是女人,这要是放出了高清动作片,山田杏子真的名声尽毁了,即使是林天宝这样的纨绔也不会娶她,哪有男人不介意这一点。

    会议室里,众人的视线也都落到了山田杏子身上,放还是不放,这绝对是一个难题,就看山田杏子敢不敢赌了。

    方宇涛眉头一皱,原本以为山田杏子是个清纯的,可她此刻的犹豫让方宇涛明白,山田杏子肯定也有姓生活了,否则她为什么不敢?

    方棠!山田杏子目光狠辣的盯着方棠,根本没想到她行事如此狠辣!今天的会议明明是来申讨方棠的,可最后被逼入绝境的人却成了自己!

    “抱歉,古总传给我的备份视频在我的笔记本上。”山田杏子柔声开口。

    只可惜,不管她此刻的表情如何的温柔端庄,却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了,无形里,山田杏子被冠上了水性杨花的恶名。

    察觉到众人态度的改变,山田杏子即使再怨恨方棠,可她也不敢赌,不过此刻,山田杏子忽然将实现看向周勇和欧阳婧,祸水东引的开口“当日在餐厅包厢里,周先生和欧阳小姐也是人证。”

    方芯蕊拿着古骅的那张银行卡,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古骅和山田杏子以为胜券在握,也没有派人去找方芯蕊,所以唯一能作证的就只有周勇和欧阳婧了。

    终于缓过气来了,古三太爷看向周勇,老神在在的开口“虽然物证没有了,可是我们还有人证!周先生,当日你也是目击者,还请你详细的描述一下事情的经过。”

    是普通性质的打架斗殴,还是恶意伤人或者谋杀未遂,在丢失了视频之后,周勇的话最具有决定性。

    “周先生在州卫,我相信周先生的人品。”山田杏子温柔一笑,清纯的目光信赖的看向周勇,他和方棠有杀父之仇,山田杏子相信周勇不会放过报复方棠的机会。

    如果是以前,欧阳婧相信周勇必定会偏向古骅这一边,可此刻,欧阳婧倒不那么自信了,看了一眼周勇,欧阳婧决定先下手为强,自己指控了方棠,相信周勇不可能推翻自己的话。

    可欧阳婧刚组织好语言要开口,周勇却突然站起身来,“事情的经过不必详细描述,但在我看来,是古骅挑衅在先,方棠是正当防卫,至于古骅他们三人受伤,只能说是技不如人,当然,古家如果以防卫过当来定性也可以。”

    欧阳婧刚要说的话又憋了回去,要不是强大的自制力,此刻欧阳婧真的想要剖开周勇的脑袋,他是鬼迷心窍吗?竟然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帮方棠!

    可是周勇已经开口了,欧阳婧即使恼火的想要杀人,此时也只能保持着微笑,她不能拆穿周勇,否则这会导致自己和周勇之间出现裂痕,尤其是在周勇对方棠越来越有好感的时候。

    欧阳婧很清楚即使周勇喜欢自己,可在大是大非面前,周勇的原则性很强,即使欧阳婧也无法改变周勇的决定。

    方棠微微诧异的看了一眼周勇,又神色平淡的收回目光。

    山田杏子已经气的不知道能说什么了,周勇和方棠有杀父之仇,可他竟然帮着方棠。

    “你简直一派胡言!”古三太爷怒吼一声,气的浑身直发抖,偏偏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这是方棠的仇人,不是方棠的朋友,总不能诬蔑周勇帮方棠做假口供。

    宋骏阴翳着眼神缓缓开口“周队长,我知道在西街口投资的问题上,你更倾向于方棠而不是古总和山田小姐,可你不能因为个人的喜好就颠倒是非黑白!”

    关于西街口休闲区的投资,方棠和瞿老的态度很强硬,绝对不会让山田家族来投资,瞿老甚至放出话来,如果山田家族投资,他自愿退出修复组。

    周勇在这事上的态度和瞿老一致,他同样不喜山田杏子,至于说什么山田太郎喜欢我国的传统文化,想要尽一点绵薄之力,这种站不住脚的理由,周勇就算再蠢也不相信。

    如果说之前这一块的资金成问题,因为没有盈利性,长源这些家族不愿意投资,只能选择山田家族。

    可在方棠愿意出资的情况下,周勇自然力挺方棠,杜绝山田家族的人来投资,这样不管他们有什么阴谋诡计都无法实施。

    面对宋骏的指控,周勇平静的回答“宋少言重了,我只是将我看到的说出来。”

    山田杏子口口声声要将方棠和蒋韶搴打人的事上升到国际高度,可如今缺少了视频,就等于没有了强有力的证据,山田家族想要闹大也不行了。

    “不知道古家和山田家族还没有其他的证据?”端坐在主位上的方丰益缓缓开口,之前他一直保持着沉默,此刻听方丰益说话的语调,就知道他是向着方棠的。

    徐雄父子坐在最末的位置,父子两人对望一眼,果真是老奸巨猾,之前方丰益还找了好几个大项目,估计是让方棠放弃西街口,转而投资这些赚钱的项目,到时候方家也能分一杯羹。

    但此刻,局面变了,方丰益就站到了方棠这一边,比起厚颜无耻,他们父子俩还真比不上方丰益!

    物证和人证都没有了,还能说个屁!古三太爷面色铁青,猛地一拍桌子发怒的讥讽,“长源三大家族果真团结一致,我今天是见识到了!”

    方家周家和徐家三家互为竞争关系,可这一次牵扯到了方棠的问题上,周家和徐家不但没有落井下石陷害方棠,反而帮着方棠!

    既然明谋不行了,古三太爷阴狠着眼神,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方棠和蒋韶搴,那只能用阴谋了!弋州古家可不是长源这三个家族联手能对付的!

    长源三大家族再强也只是庆州下辖的一部分而已,而弋州古家和庆州关家则是同等地位,从某种程度而言,古家比关家还要强上三分。

    毕竟关家关航太年轻,而关老爷子已经老了,对家族的掌控力度弱了许多,可古家却完全不同,古鄞才五十来岁,所以古三太爷完全不将方徐周三个家族放在眼里!

    “方棠之前嫁到周家联姻,和周队长也算是夫妻关系,欧阳小姐也认可周队长的话吗?”宋骏不甘心的又问了一句,他虽然不知道周勇出于什么心理帮了方棠,可欧阳婧身为周勇的妻子,她难道甘心吗?

    欧阳婧虽然很想趁机摁死方棠,但她更清楚就算视频没有被调换,方棠需要付出的代价也不过是放弃对西街口的投资,但这却会破坏自己和周勇的夫妻感情,甚至会影响日后掌控长源的计划。

    所以欧阳婧温雅一笑,桌子下柔弱无骨的小手握住了周勇粗糙的大手,“宋少或许不清楚,方小姐和阿勇的婚姻说起来只是一个误会,而当日餐厅发生的事正如同阿勇说的一般,我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宋骏即使不甘心,此刻也无法反驳,只能因狠狠的看了一眼方棠和蒋韶搴,这两人还真是好运气!

    山田杏子看了一眼欧阳婧,也没有再开口,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看来只能另想它法。

    一场申讨方棠和蒋韶搴的会议无疾而终了,古三太爷和山田杏子都脸色难看的离开了,宋濂平倒是带着宋骏和方丰益寒暄。

    “你去吧,我在这等你。”蒋韶搴沉声开口,目送着方棠去了瞿老和卢大师这边。

    等到周勇和欧阳婧走出会议室时,蒋韶搴忽然开口“不知道周队长有没有时间?”

    “如果是道谢就不必了,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周勇直截了当的拒绝。

    他对方棠的态度是改观了不少,但古骅这事周勇并不是偏袒方棠,只能说古骅机关算尽,可惜方棠棋高一着,直接釜底抽薪的将视频调换了。

    “阿勇,我在电梯这边等你。”欧阳婧拍了拍周勇的手臂,示意他好好说话,近距离之下,看着五官峻冷,气息肃杀的蒋韶搴。

    再看着身材虽然魁梧的周勇,欧阳婧眼角抽了抽,虽然周勇也是浓眉大眼的俊朗,可皮肤黝黑粗糙,再加上周勇不是精明的男人,就显得老实耿直,单独看还好,可蒋韶搴一对比,周勇就跟农村二愣子一般。

    “蒋队长。”欧阳婧对蒋韶搴温婉一笑,随后仪态优雅的退到了一旁,将空间留给蒋韶搴和周勇。

    蒋韶搴却是看都没有看欧阳婧一眼,诚然,比起庆州这些豪门千金,欧阳婧绝对算是顶尖的,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比上京那些名媛半点不差,可她们在蒋韶搴眼里只是一个模样。

    “你要说什么?”周勇语气不善。

    “关于你父亲的死。”蒋韶搴这话一说出来,周勇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周父的死可以说是周勇心里最大的痛。

    要不是自己重伤昏迷,那么就不会传出自己牺牲的消息,这样一来,方棠就不会嫁入周家联姻,而父亲也不会死,子欲养而亲不待!

    看着面色铁青的周勇,蒋韶搴沉声继续道“你父亲的死并不是你二婶下药导致马上风,尸检的报告我会让人送给你,你父亲被人注射了未知的药物导致死亡,这种药物很快会在身体内分解,普通尸检根本检查不出来。”

    而蒋韶搴这边则是将血液一些样本送去了上京,最后是贺景元亲自化验出来的,蒋韶搴目光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欧阳婧,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可是蒋韶搴肯定周父的死和欧阳家脱不了关系。

    “这件事需要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欧阳婧,只能秘密调查。”蒋韶搴冷声说了一句,否则以周勇的性格,欧阳婧又很敏锐,三两句就会套出话来。

    周勇牙齿咬的咯咯响,他在竭力的控制着情绪,虽然和蒋韶搴不对付,但周勇的直觉告诉他,蒋韶搴没有说谎,当然,他也没有说谎的必要!可是为什么有人要谋杀父亲,而且还动用了禁药!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吕颜的小说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最新章节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全文阅读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5200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吕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