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光阴留不住

第二百六十七章 心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寂寞之鸽 本章:第二百六十七章 心绪

    开什么玩笑,当时在香山随意撒了个谎,如今一下办了几十辆车的手续,算下来这里面好歹也是几百万的差价。这是钱,不是纸,从哪一方面来讲,都没道理去和阿豪重新说清楚。

    但讲起来是这样,真要是被阿豪知道了,两个人再见面也肯定尴尬。刚建立起来的好感和信任势必会遭受破坏。当然真要面对面讲清楚也不是没办法,但是彼此之前的气氛肯定是不一样了。

    王处他们也是官场里的人精,蒲素脸色一变,他们就有数了。当晚这个话题再也不谈,好在老刘是趁着阿豪陪着夏东娜在船头开月亮时说的这个话题,阿豪一点不知道。

    酒喝的差不多了,王处吩咐船老大调头开回去。说是回南州再去一个地方唱歌,蒲素觉得不要了。自己和阿豪说起来是带着女眷来的,结果自己和仇子英连话都没说几句,而且带着她们,卡拉ok那种地方是一点意思没有,何况下午楚主任还刚安排过。

    然后让仇子英从船头把阿豪叫过来,问了他的意思,阿豪也是面色为难,显然不大想去唱歌了。这个老江湖,对于连续作战显然也不怎么受得了。其实蒲素是有点佩服他的,不知道自己到了40多岁的年纪还是不是能和他一样能征善战。

    然后船靠岸的时候,因为喝多了,船家也细心,搭了双跳板并排,亲自一个个的扶着下船。据说,以前出过事某领导下跳板时跌落到水里了,虽然没危险,却也是很狼狈。

    然后船家从船里拎出土产礼物,起码有20来斤的一条咸鱼和一篓子晒干的山货,一人一份,貌似是这里的规矩。蒲素他们推辞不过都拿了,留给老刘去送人。

    回去的路上,王处借着酒劲要蒲素坐他的车一起回去,路上要和他再聊聊。恭敬不如从命,蒲素上了车,聊了一路才知道。和社会上的职务称呼,大多是虚的不同。比如他战友梁庆,明明退伍刚分到单位就是个银行行警,聚会时大家也喊他梁行……

    王处是真的某要害部分的实权正处。王处晚上喝了不少,和蒲素很近乎,车轱辘话来回说,意思就是一眼就看他不错,有前途,在南州有事别和他客气,尽管提。

    其实蒲素很想问问他自己当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办妥了。但是一来不敢问,担心自己这个身份引来他的忌讳,二来当时是托老刘办的事,这样做有点不地道。

    他想着回头问问老刘,当时老刘含含糊糊只叫自己别回南州,其他保证没事。现在自己都来几次南州了,老刘貌似也不担心。

    车子直接开到下榻的国宾馆,蒲素客气的邀请他们上去坐坐,结果都推辞了。不过驾驶员拎着昨晚那个放着手续的大公文箱,跟着他们一起上了楼,放到房间里。

    昨天这批手续就要给他们,今天非要让他们拿走。蒲素也无所谓,不出意外明天钱就到账了,反正他这里是等钱到账了再回去。

    到了房间,蒲素和阿豪说了之前船上老刘的要求,并且说自己也同意了。送的三辆车算自己的,另外三辆起码成本钱能收回来。免掉这几辆车的手续费用的话,其实并没有多少钱。

    阿豪听了,也毫不犹豫表态,不管怎么样,都一人一半承担。蒲素知道和他客气也没用,换了他自己肯定也是这么处理,于是就没坚持。

    然后趁着酒劲,人兴奋。打开公文箱,蒲素这才和阿豪仔细看了看手续,其中他挑了一辆奔驰和宝马作为自己公司留用的车辆,不卖。

    之前为了赚钱,自己开的车都接连卖掉了。这次他准备不管怎么样,公司要留两辆商务用车。平时迎来送往也要讲点门面。别的不说,停在公司楼下也是一个实力的象征,让人不敢小看。

    还有的车他没概念,准备自己再弄辆四座的跑车,其他就没要求了。两座毕竟局限性比较大,外国是家家都有车,没必要载人人数上计较。在中国不行,一般人都没车,跟着自己一起的其他人要打出租车就很麻烦。

    接着两个人兴奋的谈了谈接下来这些手续的含金量,不禁都有点踌躇满志的心情。只是夏东娜先回了房,阿豪屁股在这里坐不住,没一会就不动声色的找了借口溜回房间了。

    等他走后,仇子英开始洗澡,然后换了自己睡衣。等蒲素洗完后,开心的和他说了一会话,遗憾没带照相机,今天船上这一趟,大概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当时要是像现在这样手机拍照还能联网直播,仇子英她们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网红。五官气质和身材绝对秒杀一大批粉丝。但是当时的条件就那样,胶卷相机笨重不说,没人会随身带,而且就算拍了,还要讲究一个摄影技术,胶卷上的记忆,底片拍不好就废了。不像现在可以反复拍,当时就可以看效果,直到找出自己满意的那一张。所以说以前的才是照片,而现在就是照骗。另外,拍出来了还要送去冲洗,直到再过几年后数码相机出现,胶卷相机才退出历史舞台。

    之前的柯达和富士,多牛逼。柯达杯足球比赛,蒲素印象很深。这两大胶卷巨头竞争了那么多年,最后不是谁打垮了谁,而是数码相机的出现,直接让他们统统成为历史。

    摩托罗拉和诺基亚也一样,彼此难舍难分打的不亦乐乎,可以说占据了手机市场大部分业务。结果智能手机一问世,立刻就像是从来没存在过一样,没多久就彻底淡出人们的视线了。

    两人亲热了一会,毕竟酒喝得不少,很快就双双睡去。直到第二天早上,蒲素习惯性早醒,仇子英还在睡,他自己下楼绕着整个国宾馆转了一圈,不得不说,这里面的绿化和园艺做的非常有水准,好几颗园林造型,蒲素看了都想挖回家,栽到浦园里。

    顺着河边走的时候,还能看到河里有市民在游泳,这是大清早就来锻炼的。这一段河面从蒲素小的时候就一直有人游泳,成了南州的风气。尤其是夏天,一到晚上拖家带口来这里游泳已经成了市民的一个消遣活动。后来甚至于河提边上隔几十米就安装了一个游泳池那样的扶手,供人们下水。这是相关部门既然劝阻无用,也只能尽力配合,也算比较人性化了。

    溜了一圈,蒲素满足了自己的心理需要。曾经的一个小小少年,如今入住了曾经在对岸仰望的地方,这种心情没法和别人分享,说出去别人会认为他小人得志,太肤浅。只有他自己明白,那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

    逛了一圈,带着复杂的情绪回到楼下,巧了,正好老刘来陪他们吃早饭。要说老刘能在南州八面玲珑,做人这方面是没话说的。能对蒲素这样,和其他人交往时肯定也错不了,在招待礼节上挑不出毛病。

    两人碰见了索性也不上楼了,直接去了餐厅,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来,一边看着风景,一边想用早餐。老刘首先问了昨晚那个要车的事情,蒲素为难不为难。坦言是昨天到了船上楚主任让他问的,之前他也没有准备。并且直言,蒲素承诺的,给他的那辆车,他不需要。

    听老刘说完,蒲素对老刘多少觉得有点感动。担心让他遭受损失,毕竟不是小钱。而且给了他们起码原本该赚的钱就赚不到了,就不说成本了。而手续,他们这里是明码标价,既然开价了,也不存在人情。

    所以蒲素完全可以拒绝,只不过稍微有点脑子的都不会那么做。以后难说还有什么需要这里帮忙的地方,在蒲素看来这完全不叫事。

    蒲素让老刘别多想,自己答应了就是答应了,除非老刘看不起自己,否则刚才的话以后一句都不要说。只不过,存在差价的事情,让他小心。拿到多余的钱以后,扣掉自己的两万一辆,剩下的打到他给的账号里。

    老刘家里不是南州本地的,貌似是北部的农村出来的。考上大学,鱼跃龙门到了省会,然后分配到水利厅,后来停薪留职到了南联。他家负担比较重,要不是为了赚钱,也不会停薪留职。仕途上需要慢慢爬到一定的位置才有回报,他等不及。

    所以蒲素这边的关系对他也很重要。这里做一笔是一笔,他的回报也很可观。钱哪有那么好挣的,说的不好听的,老刘就像是掮客,帮人平事,拉个项目,收点介绍费,哪有蒲素这里给钱痛快。

    30万一单的费用里,他大概也不少拿,按照百分比来提也不会少。也可以说走了几票之后,老刘现在经济上肯定也没后顾之忧,当然原本他就还可以,只不过远远没有做这个来钱快。

    两人边吃边聊,蒲素让老刘等会查查账,要是钱到了,今天准备回去了。在这里待着又怕喝酒,实在是撑不住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寂寞之鸽的小说最是光阴留不住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最是光阴留不住最新章节最是光阴留不住全文阅读最是光阴留不住5200最是光阴留不住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寂寞之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