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培植师

第175章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夜悠 本章:第175章

    此为防盗章, 订阅比率必须达到30%, 否则请24小时后再看,

    翠姑气呼呼地说道:“好什么好,小姐是什么身份,您又不是不知道, 姑爷只看重嫡长子, 若非小少爷天赋过人, 小小年纪便已是七星武士,我那苦命的小姐, 现在还不知被人忘到哪去了枉费我苦心谋算, 七少爷还不领情, 骂我是奴婢出身多管闲事, 我容易吗我。&”

    谢老爷子神色微动,明显有些意动。

    谢蕴和谢荀连忙踏入房内,躬身行礼:“孙儿给祖父请安。”

    谢蕴立即说道:“翠姑这话我可不赞同。”

    翠姑正要发怒, 谢蕴直接打断她的话, 转头看向谢老爷子, 道:“祖父您先听我讲,若是孙儿说的没理,您再责备不迟。”

    谢荀原还担心,七弟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此时听见他这样一讲,立马放下心来。

    谢蕴道:“祖父,您也知道, 方侯那是何等人家,越是高门大户越是讲究名望,孙儿早已娶妻,如今马上就快有孩子,我若休妻另娶,这样的行径被人知道,您说方家会怎样看待我们,这是结亲可不是结仇,我谢家哪还有脸面做人,本来因为姐姐的事,谢家便已遭人诟病,我若再休妻另娶,谢家哪还抬得起头来,岂不是要遭到世人鄙夷,当然,孙儿也并非不赞同这门亲事,只是孙儿觉得”

    谢蕴顿了顿,意味不明地瞥了翠姑一眼,微微勾起唇角,道:“孙儿觉得,人选或许可以换一换,我看五哥就很不错”

    谢蕴话音未落,翠姑气急而怒,一掌拍在桌子上,怒道:“不行,此事绝对不行。”那个几个庶出的贱种,从来就和小姐不对付,让他去了云州城,若是有朝一日得了宠,岂不是给小姐找麻烦,这事坚决不行,方家可不是好惹的。

    谢蕴淡淡看她一眼,慢条斯理地说道:“为何不行,咱们谢家乃是一体,为何要分得那么清楚,有好处的事情,总不能全让我给占了,这让其他兄弟如何去想,所以,孙儿以为,这门亲事配上五哥正合适,五哥虽是庶出,但是人家女方和离过,况且五哥天赋不错,样貌又俊朗不凡,唯一欠缺的大概就是资源,我知道姐姐心疼我和三哥,可是,谢家的其他子弟,那也是谢家人啊,祖父您说对不对。”

    谢老爷子稍稍一想,立马觉得很有道理,之前他听翠姑所言,只觉得这个孙子不懂事,但是老七说的何尝不是正理,他知道二丫头偏心三房,但老五也是三房的儿子啊,其他子孙也是谢家的血脉啊,一个世家唯有齐心协力方能长长久久。

    谢老爷子转而说道:“翠姑,我知道二丫头偏心亲弟弟,但是老七言之有理,他若行那休妻另娶之事,我谢家岂不是成了笑柄,你去跟二丫头说说,这门亲事,让老五去。”

    翠姑顿时气得一个倒仰,五少爷跟他那娘一个样,从来就不是省油的灯,让他去了云州找到靠山,小姐往后哪还有消停日子,只怕会麻烦不断,在谢家又哪还有地位。

    “好,好,好,七少爷的口才,今日我算是领教了。”翠姑说着,身上武士的威压不自觉的爆发出来。

    “哼!”谢老爷子冷哼一声,一股更强大的威压瞬间盖过翠姑的气势。

    翠姑又气又怒:“好,如今我在这个家里是没有一点地位了,小辈骂我奴婢出身,长辈以势压人,我”

    “放肆———”谢老爷子怒吼,神色冷了下来,谢家和谢雪乃是互相依靠,翠姑平日干了什么,谢老爷子确实不会管,这点颜面他还是要给翠姑的,但是这事若犯在谢老爷子头上,被一个奴婢责骂,谢老爷子哪能愿意。

    翠姑脸色一白,暗道了一声不好,这些年顺风顺水,让她忘记了谨慎,谢老爷子可是谢家的当家人,哪怕她身在云州,可她仍然是小姐身边的下人,得罪了小姐娘家,就算她回去了侯府,小姐又岂会放过她,当然,最重要的是,她的修为不如谢老爷子,倘若换成另一个修为更高的人,谢老爷子只会敬着让着,此乃人之本性。

    谢蕴看的心里一阵畅快,这个欺软怕硬的东西,总算得到教训,果然,还是实力强大才好说话,他目前就算惩治不了翠姑,也要给翠姑添添堵,二姐若是知道翠姑会带上一个麻烦去云州,哼,那才有好戏看呢。

    谢荀低头闷笑,七弟果然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主,三言两语便把祖父挑拨的心生不满,不过,他也觉得很有道理,都是谢家的人,二姐姐总不能太过偏心不是吗?

    翠姑连忙放下身段,诚恳道:“是我气糊涂,老爷子您别生气,您又不是不知道,当年三老爷偏宠秋姨娘,咱们小姐受过多少委屈,您让我把五少爷带去云州,这不是让小姐伤心吗?”

    谢老爷子面色略缓,他也不想和翠姑撕破脸,毕竟,二丫头现在还是谢府的靠山,若非翠姑的言行太过,竟然敢对他不敬,他也不会出手震慑,如今听了翠姑的解释,谢老爷子心里舒坦了,只是还不等他多说什么,谢蕴插言道:“翠姑,你这就小看姐姐了,多少年前的事了,姐姐哪还会记得,况且,五弟也是她的亲弟弟,姐姐才不是小气的人。”

    谢老爷子闻言,立即笑了起来,这话他爱听,点头道:“确实,二丫头温柔贤淑向来明理,哪会还跟老五计较。”

    翠姑气得心肝胃疼,她总不能跟谢老爷子实话实说,自家小姐确实不想五少爷出头,更担心五少爷记仇,以后会给她添乱吧。

    谢蕴接着又道:“再说了,姐姐和谢家互利互惠,谢家子弟若有出息,这对姐姐也是一件好事,咱们谢家子弟众多,若是人人都能出人头地,姐姐的脸上也有光彩。”

    谢荀实在忍不住笑意,连忙陪着谢蕴一起,纷纷给谢雪戴起了高帽子,情真意切地说道:“二姐姐向来心疼我们,肯定只会盼望我们好,二姐姐人又温柔心又好,哪怕嫁得那么远,每年还记得送来资源给我们,只可惜,自从二姐姐嫁人后,咱们就没有再见面,弟弟心里一直对二姐感激不尽,我想五弟肯定也是这样想的。”

    这话老爷子爱听啊,自家孙子互相有爱,又懂得感恩,这样多好。

    翠姑却气得脸都黑了,偏偏人家还一个劲的说好话,让她反驳不成,连忙焦急的推拒道:“这事目前还没有定论,方家还没答应呢,我只是提前送个信,好让你们心里有个底。”

    谢老爷子面露失望之色,谢蕴又来火上浇油,慢悠悠地说道:“姐姐向来聪慧,翠姑您也是个能干人,何曾做过没把握的事,想必是早已商议好了,心有成算,这才来跟我们透话吧。”

    翠姑恨得咬牙切齿,死崽子,白眼狼,亏得小姐那么疼他,他却来给小姐找麻烦,简直就是狼心狗肺。

    可是,翠姑也不想想,若非她算计在先,谢蕴又岂会反击 ,若非谢蕴实力不足,在家不受重视,翠姑又岂敢毫无忌惮地毁了谢蕴的院子,毁家之仇,如同灭族之恨,更何况,景然还差点保不住胎儿,谢蕴心中岂能不恨,岂能不想着报复。

    翠姑无言以对,谢蕴把话全都说完了,让她还能说什么,总不能承认自己不能干吧。

    谢蕴又道:“三哥也还没成亲,不过,三哥是嫡子,可不能娶一个和离过的女人,我看翠姑之前说的那门亲事就不错,正好母亲也喜欢,翠姑若能从中做媒岂不是皆大欢喜。”

    面对谢蕴的咄咄相逼,翠姑此时已经无力回答,唯有面无表情地拖延道:“此事我要先跟小姐禀告,人家是世家小姐,奴婢做不得主。”

    谢老爷子并不在意,反而满意地笑道:“那行,你去跟二丫头说说,这两门亲事我都应了,让她想办法促成这件事。”

    谢蕴瞥了翠姑眼,心中冷笑,让你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谢荀表情有些担忧,今日七弟锋芒毕露,他怕翠姑不会善罢甘休。

    果然,翠姑神色阴冷,狠狠看了谢蕴一眼,转头对谢老爷子说道:“两位少爷的亲事,咱们暂且放在一边,等我跟小姐禀告后,再做详谈,只是七少爷辱我骂我,又该怎么算,我知道自己身份低微,可我到底伺候了小姐几十年,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事老爷子总要给我一个交代,否则,以后我哪还敢到青石镇来,区区一个小辈,都不将我放在眼里,我还有什么颜面。”

    谢老爷子沉着脸,皱眉看了谢蕴一眼,接着又看向翠姑,沉声道:“你想怎么办,你别忘了,老七可是我谢家的子孙。”

    翠姑缓缓笑一笑,她知道,听老爷子说话这口气,肯定是妥协了,眼神锋利地看向谢蕴,恶狠狠地说道:“不如何,七少爷年纪也大了,又已成婚生子,理当和二少爷一样自立门户。”

    她倒想看看,离开了谢家,七少爷又算是个什么东西,今日竟然利用谢老爷子,将她逼入孤立窘迫的境地,当真可恨至极,七少爷是谢家血脉,自己确实不能拿他如何,但是一个小小的要求,老爷子总不能不答应。

    “这”谢老爷皱眉,犹豫了片刻之后,果断点头道:“此事我应了。”

    谢荀一脸焦急,七弟若被分出府去,往后可就得不到谢家的庇护。

    谢蕴神情淡然,他对此并不在意,原本还想找个借口搬出谢府,如今却是省事了,当然,搬出府去有利有弊,目前而言,谢蕴还是觉得,离开这乌烟瘴气的地方比较好,他怕又会遇上什么狗仗人势的东西。

    但是

    刚刚从床上坐起来,谢蕴抬眼正好看见床头摆放的镜子。

    “靠!”谢蕴吓了一跳,镜子里的肥猪是谁?

    知道是一回事,亲眼所见又是另一回事,作为一个颜控来说,谢蕴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胖子起码五六百斤,他是吃什么长大的。

    五官胖的看不清形状,身体肥的———参考西游记里的猪八戒,谢蕴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新形象,他只觉得生无可恋。

    顶着这样一副身体,让他怎么出门见人。

    谢蕴欲哭无泪,好想再去死一死,上辈子哪怕世界末日,他也没有这样难看过。

    上辈子,谢蕴是父母的老来子,长得玉树临风,俊逸不凡,从小便受尽各种宠爱,没把他养成一个混账,这还多亏了他爱漂亮,他觉得当一个混账有损形象,就算当不了男神,他也要当一个有格调的纨绔。

    只可惜,他的这个愿望没法完成,谢蕴大四那年,世界末日爆发。

    不过,他的运气很好,家就住在京城,躲过前三个月的混乱后,谢蕴凭借自己的异能,直接被京都基地研究所接收,从此成为了基地的重要成员,顺便还拉扯了家族一把。

    可以说,无论末世前还是末世后,谢蕴一直都是超级帅哥,别人面黄肌瘦吃不上饭的时候,他还在挑三拣四,只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成为一个大胖子。

    好吧,他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上辈子他早就死的渣都不剩,能够再活一次,他还是很高兴的,当然,最重要还是,他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异能还在,虽然只剩下一丝丝,但是只要他的异能没有消失,总能修炼得上去,要不然,真成为一个又胖又蠢的废柴,他宁愿再去死一次。

    他的异能可以培育出各种植物,其中也包括药草,对于他来说,天赋、资质,肥胖,没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问题,谢蕴权衡利弊得失后,还是觉得自己捡了大便宜。

    他对上辈子,其实并没有什么留恋,家族早已站稳脚跟,就算没有了他的存在,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至于基地

    谢蕴冷笑,他在基地确实很有地位,然而却没有自由,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全部在基地的监视中,这次意外身亡,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他只是有些郁闷,自己竟然被人当成恶灵召唤了。

    他承认,自己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恶灵还不至于吧,他除了爱漂亮了一点,自恋了一点,没有同情心了一点,真没干过什么坏事,当然,生活在各种监视当中,他也没有机会干坏事。

    谢蕴无趣的撇了撇嘴,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他可以想象,自己身死以后,基地会肉痛成什么样。

    思绪回笼,谢蕴也没心情吃饭了,胖成这样哪里还能有胃口,看了眼镜子里肥胖的身影,谢蕴一拳砸了过去,“哐啷”一声,”镜子“哗啦啦”碎了一地,没有了这个碍眼的东西,谢蕴心里舒坦了,眼不见,心不烦,镜子里的人影,实在太辣眼睛。

    “少爷,少爷。”听见屋里的响动,谢安急匆匆推门而入,看见地下的碎片,唇角抽搐了一下,笑道:“少爷,这镜子太不结实,要不要换一面过来。”

    谢蕴挑挑眉梢,这话说得多违心啊,谢安也是个人才,淡淡道:“收拾干净,以后爷的房里不许摆放镜子。”

    他决定,在他没有瘦下来以前,坚决不照镜子了。

    谢安点点头,迅速把地上的碎片捡起来,装在一个布袋里,然后扔去屋外。

    谢蕴四下打量了一眼,待他收拾完毕后,这才问道:“其他伺候的人呢?”

    谢安眨眨眼,吞吞吐吐地说道:“谢平、谢义派去伺候少夫人了,谢忠谢忠今日有事出门,少爷”谢安顿了顿,提醒道:“你既然已经醒了,明日一定要记得去请安,老爷和夫人还没消气。”

    谢蕴心中了然,伺候少夫人肯定是个借口,他这位少爷都没人伺候,更别提冲喜进门的少夫人,原主昏迷了两个月,人心易变很正常,一般情况下,谢氏子弟身边都有四个下人,娶妻后,妻子会另外分派两个下人,原主明显没有这个待遇,原主在这个家里还真是没有地位。

    谢蕴瞥了谢安一眼,似笑非笑道:“今日你去了西院?”

    谢安眼神闪了闪,干笑了一声,僻重就轻地说道:“三少爷过几日放假回家,夫人事忙走不开。”

    三少爷也就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哥哥,在家排行三,现在府城青云学院学习。

    谢蕴嗤笑,什么事忙,儿子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做娘的都不过来看看,无非是嫌弃他丢人,不在意而已。

    谢蕴转而问道:“谢西京呢?”

    谢安讶异地瞪大眼,平日里少爷对老爷可尊敬了,今日竟然直呼其名,迟疑了一下,回答道:“老爷在秋姨娘的院子里。”

    谢蕴点点头,对此并没有意外,谢三老爷就是谢家的一个奇葩,也是谢家唯一一个没有修炼天赋的人。

    当年,谢老夫人怀孕的时候,谢老太爷正好遇上强敌,打斗中,谢老夫人代替夫君挨了一击,不幸身受重伤,下身血流不止,后来虽然顺利生下了孩子,只是谢三爷的修炼天赋却被毁了,两口子出于愧疚,对他十分疼宠,他的两个哥哥,也因为弟弟没有天赋不会和他们竞争从而表现的十分宽容。

    面对父母的疼宠,哥哥宽容,谢西京又嫉又恨,嫉恨哥哥可以修炼,责怪父母害他没有天赋,他觉得父母对他好,那是对他的补偿,哥哥对他宽容,那是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看得起他,毕竟,一个凡人而已,人生不过几十年,谁会把他当回事儿。

    于是,谢西京决定,他要生一个天赋好的孩子培养,只不过,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父母修炼资质好,才会生下天赋绝佳的孩子,谢西京本就是一个凡人,谁会愿意把女儿嫁给他。

    无奈中,谢西京退而求其次,看中了长相漂亮的白玉,食色性也,人之本性,白玉从一个农家女子飞上枝头变凤凰,只可惜好景不长,白玉头一胎只生了一个女儿,天赋也只黄级中品,谢西京大失所望,他开始四处撒网,侍妾一个一个往屋里抬,孩子一个接一个生。

    整个谢家,大房只有一子一女。

    二房则稍微好一点,谢南华膝下育有两个嫡子,一个庶女,以及一个庶出的双儿。

    至于三房,谢蕴上面除了一母同胞哥哥姐姐之外,还有八个庶出的兄弟姐妹,谢三老爷能生,在整个青石镇都非常出名。

    同时,谢家三房的乌烟瘴气,也是出了名的,女人多了,是非也就多了,整日里争风吃醋勾心斗角。

    谢蕴打心底里觉得,谢三爷总有一天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谢蕴撇了撇嘴,将心里的思绪抛开,转头看了谢安一眼,道:“行了,这没你的事了,伺候少夫人去吧,给我仔细着点。”

    谢安诧异道:“少爷,你想通啦。”

    谢蕴表情淡定:“到底怀了我的孩子。”

    谢安心里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少爷会闹腾起来,要知道,少爷被人抓奸在床的时候,那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恨得眼都红了,后来更是差点自尽身亡,丢尽了谢家的脸面,就连老太爷都生气了,如果少爷还要闹腾,肯定讨不了好,他们这些伺候的下人也要遭殃。

    谢蕴双目微敛,一看便知谢安在想些什么,淡淡道:“少爷我再不济,身边的人总能保住。”

    谢安笑了笑,明显没有放在心上。

    谢蕴对此并不在意,原主在家就是一个软面团子,谁都能来捏一下,身边伺候的下人,除了问他要好处,就是教他怎样规避风险,怎样讨好长辈,真正忠心的人根本没有,谢安扒着他,也不过是没有更好的去处,只是,这种人有一个好处,有钱能使鬼推磨,以目前情况而言,谢蕴只要他听话便够了。

    谢安同情地看了少爷一眼,娶了那样一个双儿回来,少爷心里很不好过吧。

    谢蕴思索了一下,从床头取出一张百两银票:“拿去,给少夫人补补,回头还缺什么,你再过来禀报,务必把孩子给我照看好了。”

    “是,少爷。”谢安喜上眉梢,一百两银子补身体肯定会剩余不少,没想到少爷会那么看重孩子,难怪这次不闹腾了,他可是记得很清楚,少爷当初多看少夫人一眼都觉得恶心,不过,谢安悄悄瞥了谢蕴一眼,心里摇了摇头,那么丑的双儿,少爷竟然也下的去口,口味儿可真重。

    谢蕴转手便把银票给了谢安,灵珠则给了景然,反正不要白不要。

    谢安拿着银票,心里不由感叹,想当年,每年他都盼望云州来人,因为只有云州来人,少爷的手头才会宽裕,就这样还会被夫人哄去一大半,现如今,他手上经过的钱财不知几何,每一天的收入都比翠姑给的多,想起从前的日子,他心里还真是感概万千。

    景然表情有些古怪,这家伙干嘛给自己灵珠,自己又不是他什么人,虽然他确实需要灵珠布置阵法,但是谢蕴之前不是给了自己吗,景然心中腹诽,不过,他还是将灵珠收了起来,他和谢蕴是一个心思,不要白不要。

    想起从前,景然同样心中感叹,何曾几时,几颗灵珠就让他高兴成这样。

    景然怏怏不乐地回了房,谢蕴蹙了蹙眉,懒得搭理他,反正这人从来就喜怒无常。

    第二天,谢蕴却没想到,他要娶妻的事情,竟然闹得沸沸扬扬,同时,他晋阶了,变好看了,他从一个可有可无的小透明,变成玉树临风贵公子的事情,也在府里传得人尽皆知。

    “少爷、少爷,你要休妻另娶吗?”谢安吓得大惊失色。

    谢蕴皱眉,不悦道:“没这回事儿。”

    谢安道:“外面都已经传开了,翠姑要给你做媒呢。”

    谢蕴心里有些烦躁,翠姑究竟怎么回事,昨天他就已经说清楚了。

    景然知道消息后,面无表情了一整天,虽然,他的脸上本来就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谢蕴仍然知道,景然很不高兴。

    谢蕴也不高兴,心里有些郁闷,他和景然又不是真正的夫妻,他们之间也没什么关系,除了孩子之外,可以说,他们没有任何联系,但是那种莫名其妙的心虚感从何而来,他又没有答应翠姑。

    谢蕴内心十分幽怨,他觉得景然给他脸色看。

    景然心里却十分茫然,他知道自己和谢蕴是意外结合,有了孩子也是意外,冲喜成婚更是意外,他们之间没有任何感情,谢蕴对他从来都看不上眼,尽管他对谢蕴同样不满,但他从来没有深刻的感受到,如果没了谢蕴,没了这个男人在自己身边帮衬,自己又该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谢谢大家支持。

    chlo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8 00:21:57

    如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8 07:02:41

    matsurik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8 09:46:36

    千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8 14:29:50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夜悠的小说穿越之培植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穿越之培植师最新章节穿越之培植师全文阅读穿越之培植师5200穿越之培植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夜悠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